ag直营:也许再也看不到下个甜馨了

  多个行业内人士表示,这份“限娃令”是早在去年就开始流传,总局也向下吹过风,但细则下发之后,这份“限娃令”的严格程度还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很多业内人士向腾讯娱乐记者表示,早就听说星二代上节目会受到限制,但没想到这么严格,现在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腾讯娱乐采访电视台、行业制作人等,发现正播出的亲子节目和素人节目还尚有一线生机,但“限娃令”基本断了亲子节目特别是明星亲子节目的后路。

  大型亲子节目将会从荧屏上消失吗?甜馨、王诗龄、诺一等会是电视综艺打造出的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星二代了吗?腾讯娱乐为您揭秘限令下亲子类真人秀的困顿与出路。

  总体的原则是严格控制未成年人参与节目,“严格控制未成年人参与真人秀节目的总量,同时加强审查把关,上星频道各时段播出的此类节目,都要提前向总局备案并报送样片”,哪怕在白天播出,也要报送样片,这就意味着所有未成年人参与的真人秀节目都要经过总局审批。

  同时规定:“总局看过样片之后,对于内容健康有益,没有明星子女(即素人参与),符合总局管理要求的,通过了审查也不能在黄金时段甚至是次黄金时段播出,一般安排在8:00—19:00播出。”也就是说未成年参与的真人秀,哪怕是素人节目,在审查通过之后也原则上不能进入黄金时段甚至次黄金时段播出,彻底退出黄金时段竞争。

  还规定:“明星子女(包括成年子女与未成年子女)参与的真人秀节目,原则上不允许播出,不要再制作播出了。对于之前的一些名牌栏目,也要进行改造升级,比如用素人子女参加,但也只能在白天时段播出。”也就是说新的明星子女参加的真人秀基本上不太可能出现了,而老牌明星亲子节目经过调整之后有可能播出,但也不能进入黄金档。

  近日有消息传出,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第四季已经取消制作停止播出,本来打算在二季度上档的新节目《妈妈是超人》也就此搁浅,打算转战网络播出。湖南卫视相关人员给出的回应是还在研究对策之中,《爸爸4》前途未卜。

  同样,记者获悉,浙江卫视本来打算是上档的二胎节目《小鬼来当家》已经投入制作,但目前已经取消播出计划,老牌亲子节目《爸爸回来了》也有停播消息,但接近该档节目的业内人士表示,节目正在调整中,最终能否上档还要看总局审批的情况。

  北京卫视明星二胎节目《二胎时代》已经上档,但由于限娃令的出台,在播出中的节目紧急进行了调整,观众可以发现,从第七期节目开始,已经由原来的真人秀节目改成了专题节目,明星的比例大幅缩减,增加了素人比例,用的是北京卫视另一档节目《幼儿缘》中的素材。

  但同样是未成年人参与的另一档节目《音乐大师课》则表示不受影响,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档节目是音乐教育公益节目不在限制之列。

  尽管从目前流出来的限令来看,并没有完全阻断此类节目的后路,已经播出的和素人节目还是有一线生机,但对数量、时段、内容上的这些规定,基本上可以判断为,断了亲子节目特别是明星亲子节目的后路。

  由于明星二代上节目基本上被严格控制了,如果节目要做只能调整为素人,这样节目本身的可看性和市场价值会大打折扣,更要命的是不能进入黄金档甚至次黄金档,如果放在其他时段,基本上就丧失了广告价值,赔钱的买卖谁做呢?

  这样的问题一样困扰着诸如《闪亮的爸爸》这样的节目,尽管是素人小孩参与,但总局对其未成年人参与真人秀把控严格,即使是素人也未必能上,同时,进不了黄金档就意味着节目无法得到回报,对于投入动辄千万甚至上亿级别的真人秀来说几乎没有再操作的可能性,素人节目也一样,毕竟对于制作公司甚至是平台来讲,盈利和商业回收还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从这些角度来判断,《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这些品牌明星亲子真人秀节目很有可能在今年的电视荧屏上消失,如果进不了一个好时段的话,也就是说,甜馨、王诗龄、诺一这些星二代将很有可能是电视综艺制造出的第一批也是最后一批星二代明星了,他们的身影也将很少出现在电视荧屏上了。

  同时,在广电总局去年颁发《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限真令”)中,明确规定:“真人秀节目应注意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尽量减少未成年人参与,对少数有未成年人参与的节目要坚决杜绝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的不良倾向以及侵犯未成年人权益的现象。”

  事实上,“星二代”明星正是这几年火爆荧屏的亲子节目所造就的,《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等节目都让明星二代萌娃们成为了新一代的小明星,受到观众喜爱,自然也得到了市场上的认可,真人秀、影视剧、代言、商演等工作邀约不断,身价也是水涨船高。

  萌娃市场到底有多火爆?知名博主“长春国贸”曾在微博中播出了一系列“星二代”萌娃参与商演演出的数字,不禁让人咋舌,从《爸爸去哪儿》走红的林志颖儿子Kimi商演价格是每天15万,而李湘女儿王诗龄每天10万。

  在几位星二代中,王诗龄的星途很坦荡,获国际品牌邀请到纽约做童装模特儿,又与两位影帝周润发、张家辉合演《赌城风云》,另外还在电影《宝贝当家》担任主演。

  知情人士向记者介绍,这些星二代一般都是和爸爸妈妈一起出场的,所以出场费用一般也是打包价,比如邹市明和邹明轩父子,在去年参加商业活动的价格是30万。

  除了商演之外,这些明星父子(女)也是品牌代言的宠儿,据了解,在《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火爆之后,林志颖和Kimi的代言价值达到了1000万的天价,李湘王诗龄母女的价值差不多也在1000万,黄磊父女在最火的时候也有600万,其他几对从《爸爸去哪儿》这档节目出来的基本上在200万—400万之间,当然这是前几年比较火的时候的价钱。

  虽然当下并不是明星亲子真人秀最火爆的时候,但也有不少节目都会邀请这些明星父子(女)出场,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2016年也有不少节目计划借着这样的东风来制作播出亲子节目,因此这些星二代萌娃们依旧是综艺市场上的抢手货。

  据行业知情人士透露,现在稍有名气的星二代萌娃参加真人秀节目,和父母一起的打包价基本上在120万元一集的价格,一季节目12期左右的话,下来大概有一千多万的收入。

  《爸爸回来了》也是一样,第一季冠名费3000万,第二季涨到了1.38亿。当然这两档节目本身的高品质是造就市场价值的根本因素,但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此类节目本身还是拥有广阔的市场,如今限令一下,必然对各平台和制作方的商业回报产生影响。

  同时,有可能给孩子和家长们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模式,成为明星,自己孩子也是明星,名利都会有,鼓励培养孩子做明星的不良潮流,鼓励全社会追名逐利,配合媒体的商业利益,这个确实是需要引导和管理的。

  据爆料,田亮女儿森碟在参加《爸爸去哪儿》后,相较于在课堂学习更喜欢外出参加活动、商演,引发妈妈叶一茜不满,据悉,田亮目前已经禁止女儿参加一切真人秀活动。

  张亮曾表示天天曝光量过多,有些后悔让他参加节目,等儿子上小学后就让他完全回归学业。

  中国传媒大学儿童节目研究专家张菁教授表示,幼儿参与真人秀节目,其中的一些环节设计以及话题炒作,其实很容易对参与的未成年人产生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未成年人参与电视节目一直受到严控的一个原因就是,一旦节目把控不当,会对参与者本身以及电视机前的未成年人都产生不良影响。

  儿童节目研究专家张菁教授以《爸爸》举例,其中有大量的强制孩子与父母分开的设置,“3岁以下低龄儿童还没处在依恋期,在儿童的世界里,和母亲从身体上还没有完全脱离。一旦孩子和母亲过多分离,会产生分离焦虑,影响儿童安全感的建立。”不过《爸爸》节目组在游戏设置前会请心理专家进行评估和指导。

  此外未成年人参加真人秀还会有很多不稳定的因素,吴镇宇儿子费曼在新西兰拍摄《爸爸》时眼角受伤,造成永久性伤害。这也一度引发了网友的讨论,父母是否应该带年龄小的孩子进行户外的线年出台的《关于加强未成年人参与的广播电视节目管理的通知》中,就对未成年人参与节目进行了较为严格的控制,要求严防成人化倾向,慎设竞赛排名环节,避免造成心理伤害,合理安排节目录制,避免影响未成年人正常学习生活,保护未成年人情感等。而此次限娃令的出台算是进一步的细化。

  “限娃令”一下,相关平台和制作公司都在积极采取措施应对,据悉,《爸爸去哪儿》《爸爸回来了》等节目都在积极调整改版中,加入素人元素满足限令要求,并且在向总局争取播出机会和时段。而打算在今年上档的一些未成年人参与的节目基本都取消制作,或者计划转战网络平台。

  也有制作者向记者透露,规避政策风险是最重要的市场法则,同时他也承认,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比成年人重要很多,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让节目成本和不可控因素都加大不少。但他也不希望此类节目就一刀切掉,尽管很多节目确实存在不好的导向,但毕竟也有很多亲子真人秀节目当中反应的家庭等价值观还是积极正面的,也是当下社会所需要的。

  虽然星二代和未成年人参加真人秀会被严格控制,但是儿童教育类的真人秀还是会有很大市场,比如红遍欧美的《超级保姆》,没有大牌明星和孩子们,有的是教育心理专家;对准爸准妈们帮助很大的美国真人秀《准爸爸训练营》,父母们能获得育儿知识和经验。这些节目也许都会是国内亲子节目新的发展方向。

  “限娃令”就像是给亲子类节目戴上了镣铐,电视台和制作人苦于被困住手脚,不过马东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戴着镣铐跳舞这个词重心是镣铐,而不是跳舞,其实不是,是你在一个圈里跳舞,再大的舞台也有边界,真正好的舞者是充分利用这个舞台。”只有智慧的制作人会快速地厘清边界,在既有的范围内跳一曲精彩的舞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jteneng.com/agzhiying/2020/0306/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