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直营从李小璐离婚说起:童年破碎的女孩一生情

  有人曝光了她一组照片,参加学校新年晚会,她领唱《萤火虫》。舞台上的甜馨,身穿白色公主裙,扎着小辫子,俨然一副少女的模样。

  如今的她,依然还是那么可爱,只是提到她,难免让人联想到她父母破碎的婚姻,还有她母亲的丑闻。孩子是无辜的,却还要为大人的错误买单,这才是令人最难受的。

  有人说,在甜馨脸上看到一层淡淡的忧伤,少了以前的天真烂漫。婚姻的变故,让李小璐和贾乃亮都步入人生的不同阶段,对孩子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成长呢,只是这种成长太痛了。

  我知道未来的甜馨会很优秀,但是家庭的不完整,也会在她的心理留下许多阴影。

  愈姑娘作为一个情感作者,听过无数情感故事,有幸福的,有悲伤的,幸福的故事都差不多,悲伤的故事也有一些共性。

  就是那些在幸福家庭长大的孩子,因为她们得到过完整的爱,能够识别什么是真正的爱,也能处理好感情中的问题。

  张雨绮是一个,经历过两段婚姻,生了一对双胞胎,面对爱情,敢爱敢恨,发现对方不如意的时候,快刀斩乱麻。

  曾经在节目里,张雨绮一如既往表现出大女人风范,“我又不怕失去你”成为年度金句。表面上看,张雨绮独立自强,在婚姻和爱情里面,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同时也不委曲求全。

  但是这样的张雨绮真的幸福吗?很抱歉,不管她如何光鲜亮丽,我都看不到幸福的模样。她的两段婚姻,都是失败的,换句话说,根本就是没选对人。

  王全安嫖娼,袁巴元被曝欠下赌债,就连离婚都不放过张雨绮。同时,两段婚姻都很短暂,不管张雨绮表现得如何酷炫,爱情都没能给她好果子吃。

  再往前看,张雨绮和汪小菲的恋爱也曾颇受关注,有知情人爆料张雨绮脾气火爆,和汪小菲吵架的时候,和他互扇耳光。张雨绮的确很刚,但是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女人的武装。

  这一切都和她的原生家庭分不开,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她跟着母亲生活,深知母亲的不易,她从小就很有责任感,自力更生,不拖累母亲,甚至要成为母亲的保护伞。

  在择偶方面,她偏向于找比自己弱的男人,同时想要控制对方。这种控制又往往太用力,只会适得其反。

  不仅如此,从小缺乏父爱,太渴望从男人身上弥补这部分,想要全身心的宠爱,一旦对方有丝毫懈怠,她就会感觉不被爱。不断的索取,榨干两人的感情,婚姻也就到了尽头。

  离异家庭的孩子,看似乖巧懂事,但都有一根脆弱敏感的神经,她们不敢表达自己的脆弱,只能默默吞咽苦果。

  《小欢喜》里面的英子也是典型,父母在她6岁的时候就离婚了,她跟着母亲生活。父亲的疏离,母亲的强势,让她总是战战兢兢。

  在母亲的管教下,她很优秀,成绩名列前茅,能上上好的学校。别人都羡慕这样的英子,是啊,她那么听话,又那么聪明和努力。

  可是在这样面具之下,藏着的是一颗易碎的心。母亲总是用自己的不易来捆绑她,让她常常充满负罪感。加上父母关系不好,一见面就吵架。

  孩子都有一种心理,认为父母不和,都是自己造成的。母亲的情绪时常崩溃,父亲也经常叹息,高三课业压力大,所有的一切堆积起来,让英子得了抑郁症。

  她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但是她不敢寻求帮助,直到失眠的第30天,她选择了离家出走。被父母发现后,她想用跳江来反抗。

  别再说父母离婚对孩子不会有影响了,大人的情绪和纠葛,都会一点点渗透到孩子的内心,ag直营让她觉得愧疚,让她觉得不安,让她觉得自己不被爱。

  可想而知,英子在以后的亲密关系里,也会压抑自己,不敢表达,只是像一只小白兔,小心翼翼的打量这个世界。

  可是谁又会想到,如果不是父母的过错,她本该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以及更美满的一生。

  黄奕从小留守在爷爷奶奶家,父母离异,母亲远走,父亲各种贬低她。长大后,哪怕功成名就依然掉入糟糕的婚姻里面。

  而她的事业,也被离婚丑闻拖累。她曾经表示,自己没有经历过完整的家庭,所以不懂如何扮演好家庭的角色。她就像一个受伤的小女孩,不知该走向何处。

  张柏芝也是如此,父亲嗜赌成性,母亲以泪洗面,离婚后,父亲远走,母亲再嫁。张柏芝从小颠沛流离,过早承担起生活的重担。

  虽然一时好运爆红,但是和谢霆锋的婚姻依然惨淡收尾。如今快40岁的她,独自抚养三个孩子。事业难东山再起,只能把所有的寄托都放到孩子身上。

  这是逃不掉的宿命,因为她在最需要关爱的时候没能得到父母的呵护,内心的缺失,总要从别的地方寻找。

  于是,别人在亲密关系中找伴侣,她找的是父亲,渴望父亲对女儿的那种无限包容和宠爱,但这几乎是不可能。

  当然这样的女孩也不是无路可退,想要获得幸福,就要花费比别人更多的力气修复自己的内心,走出原生家庭的伤痛,大胆去爱。

  愈姑娘:百万爆文作者,一支笔写尽爱情和婚姻百态。有任何情感问题都可以关注并私信我,原创不易,点个赞再走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wjteneng.com/agzhiying/2020/0112/187.html